线青娱乐网 >> 金贤东

任上知青央一热播编剧梁晓声回应相关问题地铁兄弟焦作关鹏邓寄尘黄小桢Frc

2024-01-26

《知青》央一热播 编剧梁晓声回应相关问题

随着电视剧《知青》在央视一套的热播,由剧衍生出的话题引发了各界的大讨论。近日,针对媒体和观众关心的几个问题,该剧编剧梁晓声做出了回应。

一、《知青》这部剧的缘起是怎样的。

答:这部剧最早的创意来自于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他们认为“知青”是非常好的电视剧题材,这个题材涉及了1700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及其家人、子女,同时这也是一代人的历史。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从题材和受众的角度考量,认为这个主题是符合电视剧创作规律的。最初他们希望能由我来做编剧,但我并没有马上答应。后来,我与他们曾有次深度地对话。我提出如果我来写,希望能加入自己的思考和沉淀,而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并没有反对,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创作空间。

二、《知青》是否存在美化历史和回避苦难。

答:他们看完了吗?我在剧中说我们的生活比蜜甜了吗?《知青》表现的不只是上山下乡身体上的苦,还有极左路线和对人性的危害。 我想无论那个时代如何不利于人性自由、自然生长,毕竟还留出了摆放人性坐标的余地。如果有人认为《知青》回避了大多数人的苦难,那我没法跟这种人说什么了。在那个年代,爱情不能顺利进行,友谊难以维系,动辄被调查,哪有半点浪漫与好玩!剧中无非是写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青年们还是希望有人性的温暖,还是渴望纯真的爱无印良品情和友谊。一个民族的历史和苦难不应被忘却,但在那个年代,同样有很多温暖值得铭记。这种温暖不是对历史的粉饰,而是特殊年代对善的坚守。

三、既然这部剧那么敏感,又为什么似乎一路绿灯呢?

答:剧中的人文元素,认知和思考历史的现实意义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因为背景虽然是“文革”年代,剧中大多数人物,却尽量恪守人性原则和人格底线。人文元素和批判情节编织在一起,撕不开。每一级审查都充分肯定人文元素的价值;最终,这一种肯定战胜了顾虑。每一盏绿灯都不是轻易亮起来的。值得欣慰的是──沟通、碰撞、讨论乃至争论,使几方面在价值取向、“认知和思考历史”的现实作用这一点上,也最终形成了共识。

四、这种播出过程使你有什么体会?

答: 1、有的事,需要有些人有点勇气去做。而不仅仅是抱怨,徒唤奈何。也不应该是之后便明智地规避,绕行。

2、不能一味等待各种条件“成熟”了,那要等到钱幽兰刘力扬哪年哪月呢?而且,我的文艺理念告诉我──一切条件都具备了,创作空间完全自由了,其实某些特定题材反而失去了现实意义,完全成为“历史故事”了。

3、既然条件不“成熟”还不规避,不绕行,那就要同时明白,无论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做到什么程度,根本不能做到什么程度。要勇于承担局限性带来的各种各样的批评之声。这是必须有的思想准备。我们从一开始就都有。

4、不要将审查部门都看得铁板一块,油盐不进,守律不变。中国仍在经历变革,谁的思想都会有变化。获得“通行证”再进行创作较保险。按照自己认为对的文艺理念先行将作品创作出来,抱着“孩子”要“通行证”也不失为一种选择──非将一个比较健康的孩子说成“丑八怪”的人毕竟是少数。

5、繁荣文艺、百花齐放、体现更宽松的文艺政策,需有具体之事来示范。我们做了我们该做的,一心做成的事。

五、有人批评《知青》太过理想化,你有什么要说的。

答:确实不乏理想色彩。但断不会给人以“文革”时代是充满理想色彩之时代的印象。有人至今仍坚持着“那毕竟是一个理想时代”的说法,对此种说法我一向反对。回望过去,能从片中看到极亢奋的“理想”情形的胶片纪录,但那是头脑简单的“理想”,是盲目的“理想”,是被运动得完全丧失自我的“理想”。不排除知青中有人真是怀抱“改天换地”大志向的理想主义者,但比例极少。剧中排长张靖严与赵天亮的对话,已经诠释了对“理想”的态度,连身为排长的张靖严都坦率承认自己头脑之中根本没有那一种理想,遑论他人?

此剧的理想色彩主要体现在人性和人格方面。在当年,人与人之间的友爱还是存在的。比如我们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某连一名上海女知青患了肝硬化,回上海住院两年多。全连为了替她交医药费,两年多里采了一万多个黄芹运往上海,一万多个啊!

但另一个事实是,如果谁被宣布为“政治罪犯”,那么,即使与他特别友好的人,可能也会与之“划清界线”唯恐不及。而在七连,知青们的关系那么友善,除了一个吴敏不时制造事端,其他人似乎一概心地善良。在坡底村同样也是。知青与知青,知青与农民的关系,分明都是那么的贴心。

六、你最喜欢剧中哪几个人物?

答:张靖严和赵曙光。还有齐勇、孙曼玲、武红兵。我喜欢有正义感的人。有些人的正义感、善良几乎是天生的。但我更尊敬又有正义感,又善良,同时还有独立思想的人。因为他们有独立思想,故在波及全社会的大是大非之前不糊涂。由而他们的正义感体现为“大正义”,他们的善良也体现为“大情怀”。

观众反映综述:

《知青》已播出大半,很多友对这部剧也有了更深的解读。有友发微博表示:“不要强求一部电视剧能够把当年知青下乡的好与坏,凡事都有好的方面和坏的方面。能够这样展现那个年代的知青生活已经成为很不容易了。”

对于一些人对剧的指责甚至谩骂,有友说:“在《知青》中,我们看到了周萍因为家庭出身而改变的命运,看到齐勇和小地包两家人因时代所造成的家庭悲剧,看到在火车上广泛利用于塑胶原料和制品的生产、科研和教学中看本书都会被人检举,就连他们的爱情也因为家庭出身而变得如此艰难。如果你看《知青》就会发现,它充满了对那个荒唐时代的控诉。”

有位老知青在微博上写下这样一段话:“看了《知青》这部电视剧感触很深,情节的逼真无形中让我回到知青年代。我也经历过三年的知青生活,那时的青年人的确纯朴、老实、积极向上,尽管生活艰苦,但在这一个年轻人的大家庭里都充满笑声。我怀念!”

《知青》的独特让很多观众深有体会,有的观众说:“《知青》和以前看过的同类题材很不一样,从每一个宝宝是不同的没有一部电视剧以这样的角度、这样的方式表现我们这代人。”对于那些未经历这段历史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时代,是一个历史的盲点,《知青》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渠道,让大家对这个年代有直观的认识,不少年轻观众坦言:“心灵受到震撼”。

附:梁晓声致张新建的一封信 ──我们要写出与众不同的知青剧

新建贤弟:

呈上两部分补充。

第一部分,与主人公周萍发生联系,有益于对此人物的塑造。只是──风平浪静而船翻人亡;还是狂风大作才导致不幸?其实我也有些迟豫不决,由弟定夺。我个人觉得,前一种情况,令人始料不及,似也可以。

又,第二部分──我是这样考虑的,表现山东知青,可正写,也可侧写。山东兵团不乏特点,沂蒙山却是最艰苦另外的地方。侧写那里知青们最初的心态,也可的。何况,进一步加强了团长、曲干事两个人物,以及他们的特殊上下级关系。由而,就人物言,山东方面是不少的──团长、团长夫人、梁喜喜、渔嫂,再加上团长的一儿一女,构成了“可爱的山东人物系列”。

团长儿子的死,亦有必要。

再想到,再补充。

我想提醒的是──此剧不同于以前一概之剧,相当文学。情节是重要的,情愫、情绪也是重要的。这是此剧的气质。

以我的把控感觉,这个剧中的“左”的部分,皆在分寸内,一点儿也没出格,顾大可放心,不必自行删之净之。

这个剧,总要给人以对历史的一种较诚实态度为好。毕竟我们是有些思想的人,此剧应体现编导的思想性,以及对于所谓“禁区”的一点儿突破勇气,您觉得呢?

我们在做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我对此点很清楚。

祝顺利。

并吃好、睡好。

晓声

2010年4月13日

Source The Ideal Wholesale cold fly ash
Wholesale sping nut Of Various Designs and Uses
Superb Quality dumpling plastic container With Luring Discounts
Stock Up On Wholesale gabion wall specification
友情链接